Sign in

IBM Associate IT Specialist System Analyst | LinkedIn: Jason Hsieh | Insta: jason__roy7dct | DCT on the journeys. https://jasonroy7dct.github.io/

📍短影音不是一個工具,而是一個世代!

在影片火紅且竄流速度快、甚至時而出現網路爆紅短片(viral video) 的年代,短影片的戰場上宛若已成為各家企業、組織、網紅、明星的兵家必爭之地。世界各地許多用戶藉著短影音的拍攝與分享,在TikTok等平台傳遞娛樂甚至是理念,並為自己掛上Influencer稱號。而透過短影音拍攝達到大量曝光以及用戶使用短影音平台的時間,在全球的市場中已是不斷上升的趨勢。

根據TiTok 母公司字節跳動的數據,目前 TikTok/抖音的月活躍用戶數已超過 12.9 億,與 2018 的 5 億相比有倍數之成長。 而在美國 TiTok 的官方用戶數更是達到一億之多,比 2018 成長了800% 之多。另外,市場分析公司 AppAnnie公司的研究報告也指出,2021年TiTok 在美國的用戶每月花 24.5 小時在 TikTok,但 YouTube 只有 22 小時,英國的用戶更是每月花 26 小時於 TikTok,遠超越YouTube 的16 小時!由此可見短影音在閱聽人平均注意力下降的時代,顯然是一個正在快速延燒的風潮!

因此,這次XChange x 北社盟公益系列課程 3 .0的第三堂,進入到影片的主題,我們邀請到深耕自媒體行銷領域的 Charlie來分享「用影片說故事|如何透過短影音行銷,提升曝光量」,來與我們分享近年火熱的短影音行銷趨勢與概念。

在這集的課堂中,Charlie主要的課程大致分成兩部分:

  1. 流量概念與短影音平台解析
  2. 短影音的製作方式與實際案例探討

第一部分:短影音的概念與平台解析

核彈級的行銷武器,一支影片,商業價值可能超過百萬

課程開始,Charlie就詢問各參與者是否有下載過「抖音/ TikTok」,或是有觀看的習慣,各夥伴們的答覆多半是以沒有居多,但當再進一步詢問想法時,許多夥伴們的回覆都是「洗腦」,可見縱使各位平常沒有觀看「抖音/ TikTok」的習慣,短影音也都已經藉由其他社群媒體的推播、分享在大家日常生活中無形中的蔓延了。

為了驗證,Charlie也帶到前陣子有個大學生在老師課堂時,上到了講台跳了一段看起來有趣的舞蹈,沒想到這段隨手一拍、短短十幾秒的影片放到了TikTok上,粉絲竟然從5萬來到130萬,往後也讓這位創作者身價水漲船高,並吸引許多廠商合作、新聞媒體曝光。

由此案例可見,「抖音/ TikTok」這樣的短影音龍頭品牌能在短時間內,帶來大量流量與爆炸式成長,彷彿已經成為核彈般的行銷武器了!

公域流量導流到私域流量,達到完整線上線下整合

目前市場上主流的社群、影音媒體例如: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其實因為平台背後演算法的機制,流量費用相當驚人,時常需要額外廣告費用,但倘若利用短影音上傳至TikTok平台,因為其本身演算法即可獲得大量免費觸及,省下廣告費用讓創作者可以製作更好內容!

Charlie提及,無論使用的是哪種社群媒體,在行銷手法當中不斷追求的目的,就是期望可以達到線上線下整合,而要如何企及這樣的目標呢?

即是一個重要的基本概念:將公域流量導流到私域流量

公域流量:即是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ikTok等等。

私域流量:則是自己的購物商城、網站、實體店面、LINE@、群組社團等等。


激勵、振奮,享受比賽

有多少人,被眼前的這幕激勵到了?

圖片來源:中央社
享受自己熱愛的事情,或許是郭婞淳教會我的事。

縱使疫情依舊無情地攪局,卻抵擋不了各路英雄好漢聚集於日本東京切磋的時刻。而來自台灣臺東縣臺東市阿美族馬蘭部落長大的那位舉重運動員,在運動最高殿堂奧運中,屢戰屢勝,大敗強敵,在關鍵時刻以及結束剎那完美詮釋什麼叫做享受比賽、享受人生。

她是郭婞淳,完成世錦賽、亞錦賽、世大運、亞運和奧運金牌「大滿貫」壯舉的強者!

打破奧運紀錄

以抓舉103公斤、挺舉133公斤,總和236公斤奪得舉重女子59公斤量級金牌

這是郭婞淳在因為疫情影響而延期到2021的2020東京奧運所締造的傳奇履歷。過程中,宛若帶著「孰能與我爭鋒」的氣勢,即便在第二次的抓舉有點小失誤,但再下次嘗試,勇於修正過後,依然補足前面遺漏的不完美,進而創造奧運紀錄。

在已經確定摘金之時,郭婞淳在挺舉第3把時依然試圖將自己衝上試舉141公斤的世界紀錄。

縱然一個踉蹌跌落地上,沒有成功完成,嘴角卻展露一個真誠的微笑。

在這個過程中,你看到了嗎?
競賽的一路上,郭婞淳都是帶著那自信的笑容,從容地在應對。


Author: JasonHsieh 謝帛軒 | jasonroy7dct

Date: 2021/05/23

Main purpose is to share the experiences with using Microsoft Azure DevOps in the client-side and the design of Azure DevOps pipeline.

Haha, this is here for my cover. Back in the day of Russia. Moscow, 2019

Simple introduction

Two projects have different purpose and target environment:

  • Project A is aimed to deploy the application to Windows Server 2016
  • Project B where I involved more is aimed to deploy the application to Red Hat OpenShift

Infrastructure as code

https://docs.microsoft.com/zh-tw/dotnet/architecture/cloud-native/infrastructure-as-code

  • With IaC, you automate platform provisioning. You essentially apply software engineering practices such as testing and versioning to your DevOps practices
  • You can use some scripts such as YAML or even in Azure DevOps…


如果沒有意外,這次的總結就會是這系列最後一次的更新了。說是系列,不過好像其實也沒什麼人在乎haha,但我想這就是一個從準時寫文到忘記在幹嘛的最好示範了。開始亂寫了,沒什麼重點,有興趣就往下吧!

放這張圖只是為了當封面

過程沒有食之無味了吧

這個月,是從那天失眠的夜晚開始的。

晃眼,又過了一個月,照慣例問了自己這個月有達到上個月的期許嗎?是有吧?起碼最後準備多時的Probation在主管的review下也過了關。


10月的過去,卻沒有履行給自己的承諾-在11月的第一天記載下第二個月的心情-而是任時光流去,到了今天過了黑色星期五,才起心動念這個被我遺忘的文章。不吐不快,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問這個月有達到上個月的期許嗎?

過程棄之可惜

10月有點猝不及防,即便我認為我準備已久。從準備著新案子的東西、到新人的Talent Show展開、客戶Training、聽了許多Solutions Sharing、為期十天的Associate Training,到新的案子正式Kickoff,(還打了IBM Sport Day Haha)其實有很多空白時間可以靜下來好好思考,但我沒有,還是讓這些小頑童追著跑,混亂亂地度過十月圍城。十月,這個秋意極濃的月份。

短暫地在九月中旬到十月底時,待在松山車站那兒的案子,那是來IBM後繼CFC的第一個棲身之地。在這裡透過學長、專案主管們講解專案進行的時程、要點等等,也著手開始實作與討論下個案子的進度與文件。回頭省視在松山的這段時間,其實在技術這方面有稍微Recap一下,包括都快忘記的一些command指令、ssh、SQL、Spring Boot、RESTful、OAuth等等,雖說都是淺淺一層,但還是至少有達到「聽得懂一點別人在說啥」的地步了。

而在這睡意侵蝕時,總會走到17樓外的天臺晃晃,感受有些木香的風。


好似人生正在加速著,9/1順利On Board到今天中秋連假,也滿了一個月。對於患有文字拖延症卻又習慣以文字抒發心情與感受的我,必須得在10/1這天將所有ideas與thoughts分享上來,以免歹戲拖棚。

時光飛逝也是老梗了,但卻越來越寫實了。

九月,獲取了很大的衝擊,對我來說亦是嶄新的開端…是的,成長真的很痛苦,但必須下嚥,因為加諸在自己身上,或許就是種投資。也或許,這就是我的夢想,因為知道自己能力不及卻拾取了這樣的機會-這樣能讓大家看到的機會-那怎麼樣都得咬著牙把關下來。

IBM就跟我想的一樣,很大,像海,像一片藍海。

On Board那天進行整天的training,宛若是人生最被需要的一天。早上被People Manager W約了個見面,中午休息時又被另一個Manager J約了傍晚的談話,但這些都被H哥給搶先了,輾轉交付了我們CAS最好看的Badge吊牌,稍微認識一下我們就走了。迷路在迷宮般的CFC 4F,瞥見了這道牆壁-THINK,原來,尋尋覓覓就是為了這裡。這裡好大。

我們總是以為想得比別人多,但現實會打臉打得很徹底。

忘記過去,在這裡就重新開始。

J,我的Mentor/PM這樣告訴我。第三天,她率性地姿態出現,約了我在四樓一角稍微聊聊,得知我是剛從大學畢業的New Hire,「不要被學歷好的而影響自己了,從現在開始你忘記在學校的學習方式,在這裡重新開始。」她這麼說。我心裡好奇、卻也忐忑,她是看出我對這裡的不安,「我怕你會這樣想。」她補了一句。我心中感激,在接收到她這些訊息以後,回頭想了個老半天。她把我安插在之後專案的PG角色,希望我可以幫忙,儘管在Job Role上是BA。顯得吃重,還沒真的啟程就步履蹣跚之感…

我也希望自己有價值

經過了近兩個禮拜在總部的Study,暫時被派去全球人壽的專案,在那裡熟悉一下保險業的相關運作模式以及觀看專案運行的狀況。在第一天的開會時,主管K也列出接下來專案必須要學習的架構、框架、語言等等。當下就是左耳聽,右耳盡力地將勉強進入腦中的語句堵住,並趕緊記下日後所需的Study Plan。當我回過神後,發現洋洋灑灑的專有名詞,只用過其中的兩項,頓時發現G了…慶幸在整理了之後,與學長Benson做了討論,吸取了他的過來人經驗,也選擇用Trello工具來管理我的進度。

「重視的是你的Value以及未來的Career Path,你要多去想想。」

Eric,振振有詞地說著,一邊Review著我所訂下的Plan。

第二天的一早找了PM E聊聊關於我的計畫,他也以帶有激勵的方式去鼓勵我,有時雖然嚴肅,但相信他所說的是希望我可以在這樣的平台中,學會多發問、多自學、多思考,而不是埋頭苦幹,幹了老半天,並沒有比思索過後發問來得有效率。


三年前那次國境之南墾丁的打工換宿,接觸到了老闆帶領我們的自由潛水(Freediving),也偶然讓我發現海洋下的燦爛與美麗,也讓我一直保有對於潛水相當的興趣與熱情。幸運的是,在輔大2020的最後一學期有機會加入輔大潛水狼,體會水肺潛水的奧妙。

然而,今年遭受疫情波及(教育部發函公文通知游泳池必須暫時關閉),原本預計三月到六月,每週四晚上兩小時多的潛水訓練,最後再到墾丁進行兩天海洋實習的課程,直接濃縮成三月初兩堂潛水訓練,經過六月幾堂訓練後再至東北角龍洞四季灣進行海洋實習考取證照。所幸在經過小波折,最終仍舊在教練以及助教的協助之下順利考取CMAS Open Water Diver one-star scuba diver 一星潛水員證照。

輔大潛水證照採用CMAS(Confederation Mondiale Activites Scubaquatiques)系統

SCUBA Diving,也就是水肺潛水。主要釋義是,SCUBA是Self(自己)、Contained(攜帶)、Underwater(水下)、Breathing(呼吸)、Apparatus(設備),就是潛水者攜帶水下呼吸裝備如空氣瓶和調節器等進行潛水活動,因此跟Free Diving有極大差別。

課程主要分為兩階段,泳池潛水訓練(包含學科)以及海洋實習。

泳池潛水訓練

裝備組裝:

  1. 調整裝置 BCD(Buoyancy Compensation Device)

BCD全名為 Buoyancy Compensation Device,浮力調整裝置又稱為浮力控制背心一般都直接稱作BCD,以氣囊、充氣閥、排氣閥、防爆閥等組成。

2. 呼吸調節器 (Regulator)

主要用處是把氣瓶內的高壓空氣經過一級頭和二級頭,轉化成潛水員的深度相應適合呼吸的氣壓。調節器主要由一級頭和二級頭組成,一級頭連接空氣瓶,透過氣喉輸出空氣到二級頭供潛水員呼吸。另外,調節器還有為BCD充氣的低壓充氣管和連線氣壓錶等裝置。

3. 潛水儀表(Instruments)

潛水儀表是保證潛水員安全的資訊裝置,我們常用的二聯是結合殘壓和深度表,在水下都必須時常確保殘壓在一定刻度,並適時比手勢回報給助教。潛水儀表讓潛水員能夠在水下得到重要的數據,才能安全潛水。

4. 氣瓶、蛙鞋、蛙鏡、防寒衣、配重帶等等


蟬鳴,鳳凰花季;豔陽,林蔭之下;

午後急雨,後和煦暖陽。

--不悔夢歸處,只恨太匆匆。--

初夏的徵兆,也似有若無地離下輪廓在我身上,但這回卻非留下和煦暖陽,而是交加的午後急雨,匆忙地烙下告別。

斑駁教室座椅早已按耐不住學生肆意的情緒,這回卻非嘈雜的下課鐘,而是宛若別離母巢的雛鳥,倉促地揮動翅膀飛離。

我害怕,沒有在此刻留下心情,會失去對於青春最後註記;害怕,沒有在此時沾染最後情緒,鮮明在該放置在過去的空間中;害怕,沒有說出口的話,從此成為罣礙在心房,碰不得、銘心的記憶。害怕,太匆匆。

--但是昨日終不可留。--

拋地老高的學士帽,並沒有將過去九霄雲外,反倒拾回有些必須出口的話。說來,我想唯一能獲得釋義的,就是或許還保有最初的勇氣。

而每當,陽光殘影在窗後的走廊上,在我的解釋中,總是上天給予最後殘留的青春歲月,必須要掙扎地透出微光,亦要在尾聲時美好如始。何時,能夠拾取夕陽晚霞,帶上肩走青澀年華最後一哩路? 希望落日殘影,明白了去心中,還對昨日有的一點殷殷期盼。

--會忘記嗎 ?--

沒有出現五片丁香花,沒有鬱鬱蔥蔥的青草,沒有操場上嬉鬧的聲音,但會忘記嗎? 在有妳的空間時間、時序季節,不再有妳、有妳,似乎都是一切上癮的懷念。沒有辦法,念舊從來就是我的第一選項。

--年輕時的我們,總在開始時毫無所謂,結束時痛徹心扉。--

再沒有比這個註釋更完美詮釋了。

太多了,陳尋出口的獨白,是那段對於方茴的最後懺悔,在菸幕後道盡成長後的酸楚。成熟後的我們確確鑿鑿避免了幼稚的傷害,卻也錯過了開始的勇氣。

--畢業快樂 !--

讓我洋洋灑灑了幾段,淡然然地看待時光逝去,最後要祝福妳畢業快樂,祝福你畢業快樂,也祝我自己畢業快樂。最結尾,多的是遺憾,少的是說出口的話;多的是說出口的話,少的是解開的局。把該留下的、釋然的、眷戀的,那一次不夠成熟的、必須緬懷的、懸浮心中的情緒都置在這兒,這次回頭,就不夠瀟灑了!

我們就都往前走吧!


2020的世界,就以悲慟作為序幕。

迄今五月,卻仍舊充滿曲折離奇、充斥不安與焦慮,相信對多數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開端。尤其在疫情爆發,影響著不只是人們的健康,多的更是對今年無論申請實習、工作、國外研究所的學生,一大打擊、變數與挑戰。

然而,在這樣錯綜複雜的時代當中,卻能讓大家再多些時間審視與思考自己,並且能夠更加珍惜身邊的人與許多得來不易的機會,或許是亂世中唯一值得慶幸的吧!

一場COVID-19讓世界失了序,希望再一些時間能慢慢拾回。 Mission Dolores Park 2016.08

這裡,想跟大家分享今年 2020 IBM Campus Hire 的招募流程,從前期12月,到2月上旬,幸運的是這段過程並沒有受到太多疫情的影響。而原則上,每年IBM的校園招募流程都是大同小異(也經過爬文,有許多相關學長姊有分享在其他社群平台PTT、Dcard)也期望明年彼時在看文章的你們可以從這裡得到些什麼。

通常外商的校園招募(Campus Hire, Graduate Program, etc.)都會在畢業前一年的年底開始投遞,比本土產業較早(通常在過年後),因此如果有興趣了解,在九月之後就可以慢慢關注。

2020 IBM Campus Hire時程分為兩波,第一波在農曆過年(一月底到二月)前,第二波則是表訂在學期開始的三月。兩階段招募的職缺也不同,可能要看每年的規劃再去調整。


Nothing Special…

沒能在現在分享什麼對各位有幫助的事情,

只想給予自己打氣鼓勵,

留個紀錄在這天…

我已然抓住方向了,

但卻依舊覬覦萬里外的天。

JasonHsieh 謝帛軒 | jasonroy7dc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